六合彩开奖结果 > 财经新闻 > 正文

28年160倍经济增加,厉害了我的浦东

来源: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:2018-05-10

尤为奇妙的是,他还梦到上海滩建成了浦江大铁桥跟越江地道,还造了地铁,“把地中掘空,筑成了隧道,安置了铁轨,昼夜点着电灯,电车就在里头飞翔不停”,还有“一座很大的铁桥,跨着黄浦,直筑到对岸浦东”,由于要方便市民参观在浦东举行的“万国展览会”。

彼时的浦东只是一个地舆概念,只管地区面积已到达1000多平方公里,但人口稀疏、农业落伍,尚不具备破县的前提。

直到1958年10月国务院同意上海市撤销东昌区、东郊区树立浦东县后,浦东才第一次成为行政区划名称,但1961年1月撤消,仅存在2年多时光。尚未腾飞,再次沉静。

作者:汪志强

时任市长汪道涵卸任后遗憾地说:“在我当市长的时候,天天凌晨看到马路上有那么多的煤球炉在生火,到处都是烟熏火烤,那么多马桶在马路上洗擦,臭气熏天,真是让人肉痛。”

1980年10月3日,《解放日报》在头版发表了上海社会迷信院一位学者的文章《十个第一和五个倒数第一阐明了什么?——对于上海进展方向的探讨》,直言上海面临的窘境:

时任黄浦区房地局局长胡炜回想道:“上世纪80年代初的时候,上海人的寓居环境十分困顿,那时履行的是福利分房的政策,只有艰苦户才能够分到福利房,人均2平方米才合乎条件。当时我到一户家庭访问,这户人家是三代七口人,11平方米,他们是怎么睡觉的呢?他家有张上下铺的床,四个人睡在高低铺,一个人打地铺,一个人睡在桌子上,一个人在箱子上搁块板睡在上面。假如要在家便利,其余人就要出去,夏天洗澡也只能出门躲避,这也是上海的弄堂老是那么热烈的起因。”

1910年,时年32岁的晚清小说家陆士谔在其空想小说《新中国》中,做出了令后人赞叹不已的预言,“上海的租界早已收回,法庭律师皆为华人,马路异样广阔,洋房星罗棋布。”

浦西床紧,浦东房破